据英国《卫报》消息,当地时间10月1日,英国超过50个城镇爆发,组织者称这是近年来英国规模最大的活动。从伦敦到曼彻斯特,从格拉斯哥到纽卡斯尔,成千上万的人们高举“我们受够了!”“拒绝支付”等标语走上街头,焚烧能源账单,抗议当前英国能源价格飙升、生活成本上涨。英媒称,很多者是被迫第一次走上街头抗议。

与此同时,英国西南部威尔士首府卡迪夫爆发支持独立的,上万人走上街头抗议英国政府没能为国家利益服务,呼吁“威尔士独立”。

同一天,德国柏林、科隆等多地也爆发活动,人们抗议联邦政府介入俄乌冲突导致物价飞涨,要求立即停止军援乌克兰并致力于解决国内经济问题。

“眼下的状况太可怕了,事情正在迅速升级。”英国抗议者第聂伯·克鲁兹(Dnieper Cruz)边抱怨着,边指了指自己将满3岁的女儿,“我们只是希望她们这代人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。”

10月1日一早,四面八方涌来的抗议者迅速在伦敦国王十字车站外聚集,很快,车站宽阔的前院便人山人海。一些抗议者举起了横幅,有人还在现场释放红色的烟雾。

“我们受够了!我希望有足够的人行动起来,让他们听到我们的声音。”为了加入伦敦的,25岁的杰德·安德森(Jade Anderson)专程从英格兰西南部萨默塞特郡赶来。他抱怨“每件东西都在涨价”,为了应付持续膨胀的能源账单,安德森一家正在抓紧为过冬收集木材。

“太可怕了,局势正在升级”“数千人在英国多个城市抗议生活成本危机”,英国活动引发了彭博社、《卫报》等多家西方媒体的关注

23岁的助教法莎娜·卡诺姆(Farzana Khanom)是现场的另一名者。她对英国《卫报》表示,自己的经济状况被激增的生活成本破坏,她不得不在能源账单和职业生涯投资之间作出抉择,“但如果我们团结起来,发出我们的声音,也许我们就能有所作为。”

下午2时许,大量人群从伦敦市区的尤斯顿车站等地涌向威斯敏斯特大桥,很快大桥因人群聚集陷入瘫痪,被封锁至少一个小时。数十名抗议者坐在桥面上播放音乐,阻塞交通,其他人则高呼“付不起,不会付(cant pay, wont pay)”抗议口号。一名抗议者在大桥附近的英国议会大厦前举起标语,抨击保守党政府丢掉了“财政预算责任”,推行的能源政策完全失败了。

包括国王十字车站在内,当天伦敦至少爆发了六场大型活动。发起方之一的“我们受够了(enough is enough)”组织在推特上发文称,当天约有1万人加入了伦敦的抗议集会。该组织形容,当天英国各地爆发的抗议规模是近年来最大的。

就在伦敦爆发的同时,在利物浦、格拉斯哥、伯明翰、爱丁堡等英国其他地区,数千名者同样走上街头,倾泻着对天然气和电力价格上涨的愤怒。在格拉斯哥,人们聚集在布坎南画廊的台阶上举行集会,高呼“受够了”“拒绝支付(账单)”“工人团结起来,就永远不会被打败”等口号,部分者现场点燃能源账单以示不满。

在英国中部城市伯明翰,一名女子焚烧能源账单,后方人群拉起了“付不起、不愿付”的抗议口号横幅(社交媒体图)

气候活动组织“停止石油”(Just Stop Oil)当天也发起了抗议活动。该运动的支持者从伦敦市中心25个地点开始,随后他们封锁了泰晤士河上的四座桥梁——滑铁卢桥、威斯敏斯特桥、兰伯斯桥和沃克斯豪尔桥。

抗议人士指责英国政府没能有效应对气候危机和能源危机,并且加剧了社会不平等,让情况变得更糟糕。在威斯敏斯特大桥上,数百人在道路中央阻塞交通,但在方警告后离开了现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很多者是被迫第一次走上街头抗议。65岁的保罗·本提克(Paul Bentick)是在利物浦谋生的一名木匠,这是他首次参加在利物浦市区的集会。

“工人阶级被推得越来越远,”本提克说,“对有些人来说,这就像狄更斯的时代……他们(政府)宣布给富人减税,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”

“眼下的状况太可怕了,事情正在迅速升级。”32岁的抗议者第聂伯·克鲁兹也是抗议现场的“新人”,但不断加剧的经济危机、生活成本危机和气候危机刺激了这个年轻的家庭。

“是时候让我们作为一个家庭发出自己的声音了。”克鲁兹边说着边看向了自己快3岁的女儿,“我们只是希望她这代人有一个更好的未来。”

丹·曼维尔(Dan Manville)是在曼彻斯特参加抗议的一名者,他告诉英国广播公司(BBC),自己的妻子因付不起燃气费而深陷不安。“一旦停止支付,我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不过,我对着天空嚎啕抗议,也许她会非常高兴。”

同样在10月1日,位于英国西南部的威尔士爆发了今年以来第二次支持独立的。

据《卫报》2日报道,者在威尔士首府卡迪夫举行集会,要求威尔士独立。组织者估计约有1万人参加了,

者指责英国政府并没有为国家的最佳利益服务。他们举着巨大的旗帜和横幅穿过市中心,横幅上写着“annbyniaeth”,这在威尔士语中是独立的意思。这已是数月来当地爆发的第二次支持独立的集会。

被经济问题搅乱的远不止英国,活动已蔓延到多个欧洲国家。就在抗议者们涌上伦敦街头的同一天,德国者也采取了行动。

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日报道称,在首都柏林,活动人士聚集在市区街头,要求政府推动结束俄乌冲突,并停止向乌克兰运送北约武器,解除对俄罗斯的制裁,来化解俄乌冲突、抑制物价。人们呼吁把纳税人的钱花在和平政策、社会正义和环境问题上。

尽管柏林下着雨,但是民众依然坚持举行抗议活动,他们举着“德国退出北约”“停止制裁俄罗斯”“手工业需要能源”等标语,呼吁德国政府解决能源危机。

民众指责北约的干预让俄乌冲突愈演愈烈,呼吁德国政府停止向乌克兰运送武器,通过和平途径解决俄乌冲突。者表示,北约给乌克兰提供军事建议并向他们提供武器,如果没有北约提供的军事物资,冲突早就结束了。

在德国西部城市科隆,数百名抗议者聚集在市中心高呼“我们受够了:价格必须下跌”等口号,抗议不断飙升的通货膨胀和生活成本。者特别把矛头对准能源价格,呼吁联邦政府迅速采取措施解决这一问题。

者称,由于物价上涨,数以万计的民众正陷入贫困,许多人无力支付天然气和电力账单,而许多投机分子——特别是能源公司正在利用这种局面谋取更大利润。他们要求政府撤回最近调高油价的决定,并对租金上涨幅度设限;他们还要求增加养老金和社会福利,并重新引入9欧元的廉价交通月票。

而在前两天(29日),法国也爆发了全国性大罢工抗议,者要求提高工资、退休金和最低社会保障水平,以应对生活成本危机,并反对推迟退休年龄。这场波及法国多个公共部门。由于教师罢工,巴黎约十分之一的学校停课,包括马赛在内的罗讷河口省南部地区有300所学校停课。此外,部分地区的铁路和公交司机罢工,导致交通运力降低。

《巴黎人报》注意到,这是法国总统马克龙今年连任以来,法国首次出现全国范围内的罢工。法国总工会(CGT)称,参加人数超过25万人,法国内政部统计的数字则为11.85万人。

受此影响,英国消费者价格指数(CPI)同比涨幅居高不下。其中,英国7月CPI同比涨幅达到10.1%,为近四十年最高,8月为9.9%。英国能源监管机构Ofgem在8月末宣布,自10月起,英国普通家庭的能源价格上限上调80%,至每年3549英镑,比5月份的预测高出800英镑。

英国《金融时报》8月下旬援引花旗银行根据市场价格做出的预测,由于天然气批发价格飙升,英国2023年1月的通胀率或将达到18.6%。这将进一步刷新英国通胀水平40年来的最高纪录。

虽然英国政府此前宣布,将在今年冬天为每户减免400英镑的能源费用,但在能源价格飙升、通胀水平空前的情况下,此举可能只是杯水车薪。

彭博社报道注意到,为刺激饱受通胀困扰的英国经济实现增长,英国政府9月23日公布了自1972年以来最激进的减税方案。但此举并不被外界所看好。27日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批评英政府的这些方案“没有针对性”,不仅可能加剧英国国内的不平等,还可能破坏货币政策。

放眼整个欧洲,情势同样严峻。欧盟统计局9月30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欧元区19国9月的消费者价格指数(CPI)同比增长10%,有记录以来首次站上两位数。8月份该数据为9.1%,而在一年前仅为3.4%。

(AP)报道注意到,能源价格上涨正是欧元区高通胀的罪魁祸首,相比食品、烟酒价格同比上涨11.8%,欧元区能源价格比一年前上涨了40.8%。

一边是持续恶化的经济形势,另一边是政府在应对危机方面乏善可陈,“恐惧和焦虑的气氛”在欧洲民众心中传播开来。

美国《财富》在10月2日的文章中分析称,随着供应链被疫情和俄乌冲突所破坏,欧洲各国正在远离全球化,人们再次把目光投向国内,民众们会把对生活成本和经济状况的不满带到投票中,而这样的情况与上世纪30年代,也就是二战爆发前类似。

“这是一件令人担忧的事情,与20世纪30年代类似。”康奈尔大学中东欧历史学家克里斯蒂娜·弗洛里(Cristina Florea)说,“也就是说,人们普遍对‘自由民主’国家的能力不再抱有幻想。”

文章写道,由于能源危机,明年欧洲家庭的公用事业支出可能增加多达2万亿欧元,而燃料短缺和定量配给政策可能导致某些行业的工业产能放缓,甚至是完全关闭,这可能导致一波经济放缓和失业潮。

随着欧洲大陆日益严重的能源危机导致的价格飙升,不满情绪已经开始蔓延到街头,在欧洲国家之间播下分裂的种子,更严峻的挑战还在前方。弗洛里预测,今年冬天,欧洲飞涨的物价和燃料短缺可能会加剧这种情况,“欧洲人将迎来真正的考验。”

“人们希望且迫切需要改变——是尽快改变。”伦敦29岁者莉莉·霍尔德说,“这是一个真正可怕的冬天,它将暴露出我们政府真正的残忍。”

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