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此同时,一些新生可能面临着“不分宿舍”,需要自己解决住宿问题的烦恼。前段时间,西南一大学五六千名2022级硕博新生在线抢宿舍的新闻就引发了大家的关注。

最近,英国也面临着大学宿舍严重短缺的问题。一方面是因为大流行导致一些学生延期入学,学生人数超过学校接待能力;另一方面,是因为学校当地的私人住房市场为了利益考虑,将租房转为度假屋,使得住房为更加紧张。不少学生甚至需要住在城外,乘坐40分钟的火车上下学。可以说,还没上班,就体会到了一线分钟火车才能到达的大学

智库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主任尼克·希尔曼表示,那些在最后一刻被补录的学生往往会错过大学自有宿舍的机会——但现在,问题正延伸到那些提前几个月就接受录取的学生身上。他说:“当我和六年级学生交谈时,我总是说,要像考虑课程一样考虑你的住宿条件,因为这是你结识朋友的地方。”

斯宾塞曾试图帮助她的女儿找到一个私人学生合租公寓,但由于该市租房数量不断下降,他们一直没有找到。斯特拉斯克莱德大学新生周已经开始了,本周末杰斯将搬进一个“朋友的朋友”提供的空房间,住上几周。她不知道那之后她会住在哪里。

斯宾塞补充说:“她担心搬进别人家,没有其他学生在她身边,不能有第一年的学生宿舍经验,认识新朋友。”

来自奥尔德姆的父亲埃蒙·麦克基尔说,在格拉斯哥学习哲学的第一年,他的女儿和两个朋友没有地方住,因为他们以为自己已经租到的一套私人公寓落空了。这三个新生现在计划在爱丁堡的一个亲戚的地板上睡上几个星期,在继续寻找房间的同时,他们往返于学校。“当然,这对她来说更糟糕,但作为父母,你真的会很担心,”他说。“我不确定她是否安全,她是否有自己的房间可以去。”

每年一度的学生租房争夺战并不新鲜,但活动人士和大学表示,随着房东撤出学生市场,转而经营利润更高的Airbnbs和度假公寓,这种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。

几个月后,麦吉尔走过这栋大楼时,注意到曾经是她家前门的地方旁边有一个钥匙箱。他们的学生宿舍现在成了Airbnb度假屋。

他们成了活动家所说的“无声”的受害者,房东通过上调租金迫使租户离开,以便他们可以将自己的房产转换成度假屋租赁。

布里斯托尔气球租赁公司的总经理本·贾尔斯说,自8月初以来,他们每周都接到数百个来自“绝望”学生的电话。

他说:“现在,当我们在学生宿舍盖房子的时候,电话马上就会响,而且大约六个小时都不会停。”“我们甚至把学生安置在巴斯的房产里。”

原标题:《英国学生乘坐40分钟的火车上大学,还在读书,就体会到了上班通勤的苦》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